当前位置:首页 > 艺术评论

【石宏敏】2020年冬春之交的圆明园(四)

发布日期:2020-03-05 11:24:42 点击次数:

方壶胜境遗址

在福海东北岸湾内,我隔水遥望方壶胜境遗址。

方壶胜境是圆明园四十景之一,是依照人们想象中的仙山琼阁而建造的。

台阶灿若白玉、依水而建;

宫阙金碧辉煌、凭水而立。

前部的三座重檐大亭,呈“山”字形伸入湖中,

中后部的九座楼阁中供奉着2000多尊佛像、30余座佛塔。

薄雾升起时,

这里如梦如幻,宛如仙境。


如今一片废墟。


海岳开襟遗址

福海东面是圆明园中的长春园西湖,海岳开襟就在湖心岛上。

正楼为三层楼阁,

台基为圆形,上下两层,汉白玉石凭栏围绕。

四面各设牌楼一座。

外周对称建有配殿、牌坊、方亭和圆廊,是一处辉煌端庄的建筑景观。

1860年圆明园罹劫时,

海岳开襟因湖水相隔免遭焚毁。

但在以后的战乱与动荡中终未躲过灭顶之灾,沦为荒岛。


含经堂遗址

位于海岳开襟以东、长春园内最大的一座岛屿上。

其四面山水环抱,环境优雅,曾是一处大型园林建筑风景群。

内设广场、牌楼、毡帐、宫门、影壁、垂花门、大型宫殿、小型斋室、亭榭、假山、买卖街等各类建筑景点30余处。

主体建筑是供乾隆诵经礼佛之用的含经堂。


如今,繁华消尽,

对遗址进行了系统的考古发掘和保护工程。


徜徉在圆明园一处处遗址间,

满目疮痍,

我不禁仰天长叹。


我仿佛听到

一百年多年前的世纪绝唱。

仿佛看到

刻在中国人心中永远滴血的伤痕。

圆明园之殇

是中华民族永远的痛。


圆明园太大,我只走了一小圈。

从含经堂返回圆明园东门的途中,

我欣喜地看到一幅又一幅

令人眼前一亮的画面。


含经堂园中的牡丹发芽了,

生机勃勃,孕育着希望。


黑天鹅一代代地繁衍,

在星罗棋布的湖水中,

我先后看到祖孙三代十余只黑天鹅。


黑天鹅在衔草筑窝,

是不是又在准备孕育新的生命?


我还看到了与黑天鹅和谐相处的其他小生灵。

绿头鸭走上薄薄的冰面,

一步一滑地在冰面上觅食。


机警的红嘴黑水鸡。

黑水鸡也走上薄冰觅食。


花喜鹊叫喳喳。


阳光下

它的羽毛熠熠生辉。

黑天鹅是半人工喂养,

师傅多撒了一些食,

黑天鹅吃不了,

成了小麻雀的美餐。


更惊喜的是,

在海岳开襟附近的水域中,

我看到一种过去从未见过的水禽。


红嘴红掌,

嘴巴尖端呈钩状,

羽毛黑白相间。

一共有两对。

在“懂鸟”网上查询,

一次说是中华秋沙鸭,

另一次又说是翘鼻麻鸭。

会是中华秋沙鸭吗?

那可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在长春园东湖北岸、仿苏州同名景建造的狮子林遗址中,

我看到了一只觅食的小松鼠。

它听到我相机拍照的咔嚓声,

立刻竖起耳朵,警觉地直立,

萌态十足。


圆明园中这些可爱的生灵让我更深切地感到:

动物是人类的朋友,

与人类拥有同一片蓝天。

动物的生存与人类的生存息息相关,

关爱动物,就是关爱我们自己。

最后,向大家展示一幅恬静的田园画:

和煦的春风吹皱一池春水,静寂的芦苇丛边,一对父子正安逸地休憩。父亲悠闲地听着“小广播”,儿子专注地用手机拍照。

他们都摘下了戴口罩,可能是听了钟南山院士的话:“在开阔人少的地方可以不戴口罩。”


看到这久违的一幕,我的脑海中蹦出一串话:

阳光真好!大自然真好!摘下口罩自由地呼吸真好!健康活着的每一天真好!

还有一句我非常认同的网络红句: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

感恩所有用生命守护生命的逆行者!

愿我的镜头能夠记录下

历史瞬间的一朵小小的浪花。

推荐内容
艺术展览
热点文章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艺术快报 - 艺术鉴赏 - 艺术收藏 - 艺术教育 - 特价拍卖 - 艺术名家 - 艺术评论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 中华艺术家网 www.zhysjw.cn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13810728867 /18638687274 豫ICP备17041684号-1